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宾利娱乐

战国群雄结盟“斗地主”,为何面对“地主”秦国总是败多胜少

发布于 2018-07-26 11:25:42   浏览 次  
 

 “斗地主”是眼下流行的牌类游戏,规则要求至少有三个玩家,一方是地主,另一方是由两个以上玩家组成的“长工联盟”,以一方先出完牌为胜。“斗地主”需要有一手好牌、过硬的技巧和默契的配合。

 
战国中期,秦国通过实行商鞅变法,综合实力得到迅速提升。秦国的强大,打破了各国之间的均势,楚、齐、赵、魏、韩、燕等国先后组成了五次合纵联盟,与秦国斗了五轮“地主”,结果联军败多胜少,到底秦国有“神操作”还是联军有“猪队友”呢?
 
为了更有效的实行“连横”策略,公元前322年,张仪来到魏国,当起了宰相。他一方面向魏惠王推销连横策略,另一方面与秦国暗中联络,秦军借道魏韩,东出攻齐。然而事与愿违,面对巧舌如簧的张仪,魏惠王不为所动。同时,齐军也大败秦军。
 
在秦国遭受外交和军事双重打击之后,合纵的种子在各国内部悄悄萌发。公元前319年,魏国将张仪驱逐出境,由公孙衍出任魏相。在他的斡旋之下,魏、赵、韩、楚、燕等五国组成合纵联盟,由楚怀王任纵长,一起出兵攻打秦国。公孙衍还联络了秦国西北的义渠,双方约定在秦国的东南和西北同时进攻,使对手腹背受敌,两线作战。
 
公元前318年,联军进军函谷关,双方展开对峙。次年,秦军发起反击,联军败退。秦军乘胜追击,势如破竹,先后在修鱼和观泽(今河南清丰南),两度击败联军,斩杀士兵8.2万人,俘虏韩将鲮申差,第一次合纵攻秦以失败告终。
 
按理说,“5+1”联盟,应该能够打赢秦国的。而然联盟内部并非铁板一块,楚、燕两国受秦国威胁较小,积极性不高,未派一兵一卒参与攻秦。而义渠王在收到了秦国送来的“文绣千匹,好女百人”后,并未在约定时间投入战斗。由于合纵联盟内部步调不一,导致联军实力“注水”,“5+1”成了“三打一”。反观秦国,通过贿赂义渠,缓解了两线作战的压力,利用时间差,调兵遣将,最终粉碎了五国合纵攻秦的企图。
 
 
 
苏秦(?—前284年),字季子_图
 
第二次合纵攻秦始于秦韩的宜阳之战。苏秦曾说过:“韩东有巩洛、成皋之固,西有宜阳、长阪之塞。”公元前308年,秦军围攻宜阳。经过五个月的战争,宜阳城陷,六万韩军被杀,俘虏无数,缴获大量战略物资。宜阳的失守,将韩国一分为三,国力大损。而秦军完全控制了崤函要道,兵锋直指中原,同时,意味着六国被迫转入战略防守。
 
随后几年间,秦军高歌猛进,先后攻占武遂(今山西桓曲东南)、穰城(今河南邓州)、蒲阪、晋阳、封陵(均在今山西)、襄城等城。公元前298年,秦楚在析(今河南西峡)激战,楚军大败,5万楚军被斩杀,10余座城邑被攻占。
 
秦国一家独大,强势扩张,促使齐、魏、韩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,三国合纵抗秦的意愿越来越强烈。同年,乘秦国师老兵疲之际,三国联军在孟尝君田文的指挥下,展开反击。联军攻破函谷关,兵抵盐氏,秦国被迫提出媾和,归还原属韩国的武逐、魏国的封陵等城。第二轮“斗地主”联军胜利。
 
 
从表面上看,秦国这回当“地主”输了一轮。不过,秦国仍然控制着战略主动权,“地主”的地位依旧不可动摇。公元前249年,以宜阳为基础的三川郡设立。秦国设立三十六郡,三川郡为诸郡之首,可见其重要性。此次联军能够获胜,是占据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的便利。秦军连年征战,已成强弩之末,正是反击的大好时机。联军在韩魏本土作战,以逸待劳,战而胜之。秦国兼并六国的野心,迫使各国抱团取暖,共同抗秦。
 
第二次合纵攻秦的胜利后,秦国改变策略,加强“连横”手段,拉拢和分化六国。一方面改善与楚国的关系。放低姿态,主动与楚交好,弱化其参与中原战争的意愿。另一方面利用齐国意欲攻灭宋国的契机,趁机拉拢齐国,秦国提议将齐湣王和秦昭王并称“东西二帝”。齐湣王欣然接受,并答应秦国联合攻赵。
 
面对“地主家”突然出现的帮手,“长工们”随时面临东西夹击的危机。赵、魏两国深感力不从心,派赵相李兑游说魏国加入合纵联盟。而苏秦为了燕国的利益,入齐游说齐湣王,分析了齐国的国势,又指出齐国的战略失误。齐湣王被苏秦的话打动了,主动放弃帝号,加入合纵联盟。这代表着秦齐连横破产了。
 
 
 
齐、魏、赵、韩、燕等五国共同出兵,再次攻秦。然而五国联军行至荥阳、成皋(今河南荥阳境)一带,就裹足不前,相互观望。秦国见状,主动取消帝号,将温(今河南省焦作)、轵(今河南济源东南)、高平(今山西省晋城)重新归还魏国,将王公和符逾归还赵国。在秦国的主动示好下,五国联军师出无名,主动撤军。第三次合纵攻秦无果而返。
 
各国目的不一,利益不均,是第三次合纵攻秦失败的主要原因。而秦国利用各国间的矛盾,通过外交手段,转移矛盾,积蓄实力,成功的瓦解了各国合纵意愿。这一波秦国的“神操作”奖励一个鸡腿。
 
公元前260年,秦军在长平包了赵军的“饺子”,一下歼灭赵军45万。继而,秦军蚕食大片土地,加强对赵国的攻势。可以说,此时秦国手里有一大把好牌。就在这时,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。魏国的信陵君魏无忌窃符救赵,将赵国从亡国的边缘拉了回来。然而,信陵君救了赵国,却得罪了魏安釐(xī)王,他只得客居赵国。
 
 
 
长平之战遗址 山西晋城高平市永录乡_图
 
秦国攻赵失利,又将矛头指向了魏国。秦昭襄王命蒙骜率军攻魏,屡战屡胜。魏安釐王见形势危急,急忙派使者持重礼,将信陵君迎回魏国,并且宣布免除他窃符杀将的过错,授予上将军印。信陵君走马上任后,第一要务就是召集各国合纵救魏抗秦。各国敬重信陵君的人品,除齐国外,魏、赵、韩、楚、燕等国纷纷出兵,听其号令。
 
五国联军攻秦,取得节节胜利,秦军败退至河外,遭到联军合围,信陵君奋不顾身,冲锋在前,秦军人心涣散,蒙骜死战力屈,被迫西溃函谷关,坚守不出,相持数月后,联军撤退。信陵君因此拜为上相,受封五城作为食邑。
 
此次合纵攻秦,凭借信陵君的一己之力,一战封神,沉重打击了秦军,收复了关东之地,魏国转危为安,实现逆袭。从秦军的失利可以看出,统一六国虽大势所趋,但阻力重重,“地主”一家独大,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,连横各国成为秦国外交的重中之重。
 
 
 
搞好外交,是秦昭王时期的重点工作。范雎的入秦,破解了秦昭王面临的合纵难题。范雎主张“远交近攻”,通过外交和军事的手段达到统一六国的目的。这一外交方针的主要成果,是促使齐国依附秦国。齐国的退出,削弱了各国对抗秦国的力量。
 
秦王政即位后,加快了对外扩张。秦军大举进攻,席卷中原,形成了对赵、魏、韩三国侧翼包围之势。为扭转不利局面,魏景湣王遣使通赵,表达了合纵的意愿。通过一番外交活动,赵、魏、韩、燕、楚等五国再次组成合纵联盟。公元前241年,赵将庞煖率领联军,开始战国历史上最后一次“斗地主”。
 
鉴于函谷关易守难攻,庞煖出其不意地绕道蒲阪(今山西永济西南),南渡黄河,在距离咸阳80里的蕞(今陕西省临潼县东北),与吕不韦率领的秦军不期而遇。吕不韦认为楚军劳师袭远,士卒疲惫,战斗力必定衰减,而楚国是大国,影响力大,楚军败,联军必定无心恋战。秦军计划夜袭楚军,楚军发现了秦军的动向,尚未交战,就自行东逃。联军见此,人心浮动,纷纷退兵。
 
 
 
联军的“猪队友”,同床异梦,各怀算计,导致最后一次合纵抗秦无果而终。秦王政亲政后,加快了统一战争的节奏,各国无暇合纵,“数年之中尽兼天下”。“地主”笑到了最后。
 
“地主”和“长工”各有一手好牌。秦国变法革新,国富兵强,在强军的同时,开展连横外交,心里有了底气,自然风生水起,使统一天下成为不可逆转的大势。相比之下,好牌分散在各国,只有联合起来,才能对抗“地主”,然而事与愿违,各国只顾短期利益,畏难苟安,离心离德,合纵虽偶有收获,未对秦国造成根本性的影响,最终成为灭亡前的回光返照。
 
相关资讯